關于聯邦酒店行業資訊

當前頁面位置:首頁 - 酒店資訊 - 2015年酒店業充滿期待

2015年酒店業充滿期待

2015年1月4日 來源:#      作者:#

2015年,如果各種“基因”者的短板可以互為彌補,而消費者的新穎需求也能得到最大滿足,行業的轉型也能順利有效。
2015年酒店業充滿期待

社會在變,技術在更新,酒店人也需要應時而變。酒店人不必為其他“基因”者的崛起而妄自菲薄,其他“基因”者更不應為階段性的成功而否定酒店人。是借資本市場做大成“線”,還是專注做好一個“點”,只是價值觀的一種選擇,消費者的認同和口碑會最后打分

  酒店業近幾年被具有各種“基因”的人群重視。在互聯網盛行、云計算興起的當下,酒店人經常因鋪天蓋地、人云亦云的信息而困惑,從而失去了方向。在即將和熱鬧的2014年告別之際,筆者嘗試和同行分享不同“基因”的酒店的做法,讓各位理智地對待行業的變化或變革,積極迎接行業美好的未來。

  近10年來,酒店業的投資者和經營者,由于采用脫離酒店看酒店的目光,順應消費者的需求變化,在嘗試著各種“基因”的跨界融合,顛覆了酒店業這一傳統的服務行業,更出現了不少階段性的贏家。盡管各種“基因”并存,但是,這一傳統行業最根本的“基因”——為消費者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至今還沒有被顛覆,也不能被顛覆。

  一類“基因”是地產商做的酒店。

  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不曾想到,他們這10年的輝煌業績和快速增長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中國的地產開發商。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多年投資的品牌輕資產在中國市場得到了最大化的兌現,其開發部員工,不用去尋找項目、不用去推銷品牌,早已有中國的地產開發商排隊主動合作。于是乎,買方市場變成了賣方市場,只愁品牌不夠用。它們有資產公司做后盾,不斷并購新的品牌供管理公司使用。甚至,有些集團實在“不好意思”在一個城市用同一品牌管理10家以上酒店,于是積極打造“中國專用”品牌來滿足投資方的需求。在大面積的項目豐收和盈利的背后,是這些國際集團人才匱乏、管理不力的“疲憊不堪”,及投資方因投資回報率不佳而拆牌自管的困境。

  國內酒店管理集團也借著房地產的繁榮而發展。只是,因為它們的品牌創立不久,含金量不高,加上自信心和底氣還在培養,所以拿到的項目往往是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不予考慮”的項目,消費市場并不理想,設計類型以滿足當地政府會議消費為主。盡管與國際集團相比,本土品牌酒店房價較低,但對國內酒店管理集團而言,還是獲得了很好的發展機會,很多集團旗下的酒店數量都在向三位數靠近。然而,自2012年底,公款消費市場萎縮,這類酒店首當其沖,很多設備設施閑置,產品設計缺陷凸現,投資回報率大打折扣。這無疑是對國內酒店管理集團新創品牌的很大打擊,投資方拖欠管理費,也使管理方進退兩難。

  中國地產商用地產盈利的模式,巧妙地將高端酒店、國際酒店品牌作為工具,借品牌優惠拿地,借品牌實現房產溢價。但是在國家狠剎公款消費之風等政策出臺之后,不少地產商的“工具”酒店已經成為負擔,目前在酒店資產網上掛牌叫賣的有幾百家,還有不少地產商立項的酒店處于建和不建的尷尬處境。更有不少“大牌”地產商,利用國際酒店品牌得到地產溢價以后,無法忍受高昂的管理費用,積極地成立自己的酒店管理公司,逐步替代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這種想法值得提倡,但其專業準備工作往往欠妥。如,當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撤牌時,電腦留下了,但電腦里的系統卻不見了。自主建立體系需要專業人才、投資以及時間,酒店經營管理畢竟不同于地產的開發和銷售。

  一類“基因”是IT出身的投資者做的酒店。

  IT“基因”者做酒店,是在學習國際品牌酒店管理集團管理精髓方面做得最好的:預訂網絡平臺、會員體系、輕資產……IT“基因”者沒有做過酒店,就從低端經濟型做起,正好趕上很多舊倉庫、舊廠房、爛尾樓低價出租,使這類酒店獲得了起步良機。IT“基因”讓經濟型酒店數量以線帶面,成幾何增長,年均數量增長以百計算,這樣的速度得到風投的青睞,有了風投的資金助力,數量超千自然不是夢想。目前,IT“基因”的投資者一方面在積極地發展加盟者打理門店,以保證資本市場收益率的要求,同時為應付租金上漲、利潤下降的現實,他們也開始打造新的品牌并提高裝修標準,從經濟型步入中端行列,以國外流行的有限服務來解決員工素質跟不上的短板。

  一類“基因”是文藝青年、媒體人做的酒店。

  這類創業者瞄準了民宿、主題、設計、精品,以興趣愛好出發,從民宿、文化客棧做起。正當他們自娛自樂、受到好評時,很快又被為風投“盯上”,風投要求他們不要“獨樂樂”,要盡快增加數量滿足“眾樂樂”。一時間,民宿、主題、設計、精品成為行業內振奮人心的強心劑。和當年尋找舊倉庫、爛尾樓一樣,一批尋找老建筑的文藝青年在全國奔波。當行業開始瞄準這片“藍海”之際,信息化時代的傳播速度和現代人的反應能力,已經讓這片“藍海”一夜變成“紅海”。面對目標物業高昂的租金,文藝客棧之類的已經無法承受,不得已之下,這類投資者只能加大投資,改變300元的房價,而向2000元的房價進軍。文藝青年和媒體人擅長包裝、傳播,他們通過微電影、360度視頻、微博、微信等渠道展開營銷,跨界的、有藝術范的小酒店頻頻亮相。在風投的追逼下,有歷史的、能租賃的老房子都已成為設計者的“畫布”。盡管包裝、傳播是他們的強項,但是在快速發展中,員工的匱乏和素質的差距已無法掩蓋。所以,筆者認為,這類酒店若以精品而論,形似為多。

  資本市場的“玩家”是除了地產商以外的另一個酒店業的加速動力。歷史遺留下的物業的業主,學會了利用資本市場買賣交易來完成保值增值的賬面要求,同時在交易中調整了物業分布和結構。

  酒店業加入資本市場元素以后,“玩家”更多的關注點放到了交易溢價和數量增值,因為日常經營的利潤貢獻難以在賬面上有良好的表現。為何如此多的國際或國內品牌酒店管理集團、新興的IT人做的酒店集團、文藝青年做的主題或精品酒店品牌,都不顧質量而為數量拼命?因為資本市場是貪婪的,一旦介入就停不下來,質量在拼命擴張中往往無暇顧及。自我發展速度跟不上,只能靠收購、并購來解決。

  各種“基因”的酒店創業者,在互聯網時代確實給傳統酒店業和酒店人帶來了極大沖擊,帶來了新的理念、方法和工具。很多茫然的酒店人,往往將不佳的經營業績歸咎于“體制”和“星評”,其實,解析IT“基因”者和文藝青年“基因”者的做法,他們之所以能夠得到風投的追捧,是因為其理念和產品滿足了一部分消費者的階段性需求。

  酒店業多年堅持標準化,為行業打下了扎實的基礎,這些基礎也成就了酒店人的“基因”。雖然酒店人的視覺都在酒店這個“點”上,但是優質的產品和服務離不開酒店人的專業素養。

  世界上傳奇的百年老店,都是酒店人幾代人在酒店這個“點”上努力的結果。國內的酒店人多年來在管理上、標準上下足了功夫,但是卻并沒有花太多時間了解消費群的需求變化,進而改進產品和服務,對于如何運用平臺和工具來進行包裝、推介及經營,我們需要向IT人和文藝青年學習。

  社會在變,技術在更新,酒店人也需要應因而變。酒店人不必為其他“基因”者的崛起而妄自菲薄,其他“基因”者更不應為階段性的成功而否定酒店人。是借資本市場做大成“線”,還是專注做好一個“點”,只是價值觀的一種選擇。消費者的認同和口碑會最后打分。

  各種“基因”者必須整合資源,才能讓酒店業有新的成長“基因”和持續發展。縱觀其他“基因”者,“不以酒店做酒店”的應該屬于“玩票”,可以叫作“票友”,因為他們都不是“演員”也不愿當“演員”,能否讓“玩票”者搭好臺讓酒店人當好“演員”呢?如果有這樣的資源整合平臺,各種“基因”者的短板可以互為彌補,而消費者的新穎需求也能得到最大滿足,行業的轉型也能順利有效。而以上,則是一個行業“老兵”對于2015年的期待。


關鍵字:市場

Similarity Articles

相關資訊

甘肃11选5app